东方网力滑铁卢:安防巨子成亿万负翁 刘光的征途与错付

  • 时间:
  • 浏览:19

微信官方账号:雷锋网

要说行业异类,东方。com活该。

自诞生以来,它就没有走寻常路。几经沉浮,现在戴着创业板ST的帽子(编者按:ST股票,意思是“特殊对待”,意思是警告市场,这只股票存在投资风险,如果连续三年亏损,将面临退市的风险。(

相应地,东方网电10月30日发布的2020年前三季度报告中,1-9月收入1.22亿元,同比下降73.15%,净利润亏损4.51亿元,同比增长36.30%。

关于2020年年度业绩变化的原因,与其他企业的常用词“由于疫情和国际形势”不同。东方网电说:

由于公司涉及资金占用和非法担保的调查,目前资金占用金额和还款计划不确定,无法准确预测对报告数据的影响。

连官方的冷词都难以掩饰。

从安全巨头变成ST企业。当鲜花和嘲讽褪去,我们应该回头看看一路上发生了什么。

帝国的长期梦想一度破灭

纵观东方网电,经历了20年的风风雨雨,深刻感受到了中国安全的最好与最坏的时代。

在安全的早期,在硬件为王的时代,东方网电采取了不同的做法,从软件层进行了突然袭击。

当东方网电为100多个奥运指挥中心提供视频图像支持,并成功确保33个奥运场馆视频联网监控平台零故障时,市场看到了一颗安全软件新星在冉冉冉冉升起。

2010年,东方网电迎来了帝国建成的第一步。得到了英特尔的青睐,并成功获得了大量的战略投资。

2014年1月29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北京首家上市证券企业。

在随后的四年中,他们实现了VMS在中国的第一个市场份额和在世界上的第三个市场份额。(数据来自Omdia)

当时是东方网电和刘光的重头戏时刻,每一个市场动作都透露着高昂的情绪,仿佛下一个制高点就在眼前。

2015-2017年间,东方网电收购并投资了大量安全领域的明星新秀,如齐家智能、华旗智能、王诜视觉、五菱智能、PCCW、蒙中科技等。

那时候没有什么风头,帝国的氛围渐渐就成了。

当时谁也不知道城堡的某个角落什么时候出现了裂缝,什么时候被洪水撕成了大堤口。

命运的转折点是在2019年,东方网电的主渠道业务往前走了18年,然后开始以极快的速度下跌。

2018年8月,因投资之旅有趣,被曝“夏令营教练猥亵女生”,股价一度下跌。

2019年2月15日,其王诜视觉遭遇大规模数据泄露事件,震惊业界。

在经历了一系列负面事件之后,在仔细审视了东方网电的表现之后,投资者逐渐看到了东方网电商业帝国“优股”的真正背影。

2019年3月,刘光转让全部股份,套现6亿元,四川投资信托成为新的所有者。

同年,东方网电宣布,公司4个银行账户在转账过程中全部被冻结。

经调查,发现刘广在上市公司东方网电的担保下,以项目开发的名义向P2P平台申请了1亿元人民币的现金贷款。之后因为无力还贷成为被告,账户被冻结。

受刘光资产冻结影响,东方网电半年度报告利润同比下滑74%,营收下滑31%,股价暴跌。

安全巨头变成了“数十亿失败者”。

之后大家熟悉了故事。东方网电开始被各种复杂的财务债务案件和上市公司违规行为所困扰。直到今年9月15日,东方网才被给予其他风险警示,更名为“ST网电”。

今天东方网电的股价已经从最高的30多元暴跌到3多元。

东方网电花了十几年时间打造了一个安全帝国的雏形,在开启之前就夭折了

此举既避免了与包在正面硬拼,又与包交朋友,解决了硬件厂商割据局面下不同品牌相机兼容的问题。

得益于技术实力,东方网电进入了VMS领域的无人区,骑行远离尘埃。从2014年开始,东方网电连续多年位居VMS市场份额第一。

要知道当时国内市场对软件的认可度并不高,VMS厂商总是处于劣势,行业龙头被外企占领。东方网电之战很好看。

如今,市场上“软件定义的硬件”和“软件定义的一切”的声音此起彼伏,让我们更加意识到东方网电的远见。

东方网电赢了第一场大赌。

经过十几年,VMS市场相对稳定,份额有限。作为场上的霸主,它已经触到了天花板。而且Hikvision大华等巨头将触角伸向软件市场,市场也在不断被侵蚀。

东方网电知道VMS已经不是安家的地方,于是开始第二次订购——改造AI。

刘光曾经告诉雷锋。com认为AI创新的核心在于自身的分析和洞察,要找到自己的特色而不是简单的模仿。

这句话堪称东方网力的真实写照。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它走出了一条软件征服世界的安全和生存之路,在未来,它决心走出一条东方网络强国范式下的AI攻击之路。

刘光认为,为了让未来的城市更加安全,有必要将视频、人工智能和物联网技术与应用场景相结合。

正如刘光2013年在一个平台上写的:

“看楚汉,项羽和范增是1 1 N结构,刘邦和兄弟是1 M N结构,后者肯定赢了。”

这些思想在后来的改造路线中体现的淋漓尽致。自2015年以来,在刘光的领导下,东方网电投入巨资进行并购,招聘人才,弥补帝国的不足。

根据企业调查数据,东方网电已投入31个案例,涉及智能驾驶、智能轨道交通、机器人、家用摄像头、视频大数据分析、计算机视觉等行业。2015年至2017年,东方网电投资了14家不同领域的硬件公司。

广州齐家专注于公安视频侦查业务;

PCCW主要从事社会视频监控业务和安防系统集成服务;

深度网络视觉主要提供视频监控领域的智能分析产品和服务;

五菱科技主要从事人工智能技术和产品的研发;

苏州华旗是国内唯一能为高铁、普速铁路、城市轨道交通、城际铁路、城市铁路、航空提供产品技术、系统集成、运营服务和技术咨询的高科技企业;

蒙中科技是智能交通领域传统的优秀集成商,中国智能交通30强企业之一。

在东方网深度培育的视频为1、AI为m、物联网为n的战略框架下,一幅帝王山川的画面东拼西凑。

在刘光看来,布局完成后,东方网电三驾马车将携手并进:

视频重点研究了车辆特征增强和人脸识别中的AI安全、挖掘深度学习等技术,形成了以人脸为核心的一系列硬件产品。

人工智能的主力万象人工智能研究所负责人工智能领域的超前布局。

物联网聚焦IoT技术,构建基于智能语音交互领域的消费类AI产品,为攻击物联网领域打下良好基础。

现在,在短短几年内,刘光的人工智能帝国已经走过了一半以上。

东方网力范式不仅与众不同,其布局的每一个领域都是当今资本和市场追捧的热门轨迹。

2015年前后,AI里的四条小龙都没有聚齐,更谈不上成为“龙”了。安防行业巨头海康于2016年正式进入机器人领域。

在国内,AI还未拿定主意或尚未觉醒,东方网电已经大踏步奔跑。

然而,走在前面

在技术不成熟、市场不成熟、商业化不成熟的背景下,每一次重大的战略调整都会对掌舵人的判断力和掌控力产生极大的考验。

商场很危险,野心也很明显。如果没有细心稳健的骨架支撑,迈出一大步就会栽跟头。

刘广,一个老是崇拜马云,学华为的人,目光远大,善于演讲,口才极好。

他曾写道:“纵观大秦帝国,即使苏秦联盟庞大,也做不到张仪的连横战略。所以联盟合作应该是给强者增光,而不是让弱者变强。凡事自力更生。”

不难看出,刘光是一个总是思考、思考行业、从不忘记提炼自己经营理念的人。

但就上述观点而言,刘光的理解似乎有失偏颇。

首先,公孙衍不是苏秦,是大秦帝国的盟友,后者针对的是齐国,而不是秦国。而且,张仪和苏秦不是一个时代的人。

另外,据史家分析,联合是东方六国的必由之路,也是秦称霸天下的最大障碍。因此,联合本身是正确的。六国联合战胜秦国的根本原因,不是因为“弱”,而是因为彼此分离,根本不存在“联盟”。

暂时看来,从这个比喻中似乎可以看出东方网力的影子。

从布局上看,“投资下游并购”这条路没有错。错误在于,刘光在快速收购之后,并没有陷入整合快速扩张的庞然大物,以至于东方网电根本没有消化,或者说消化这个庞大的系统已经来不及了。

换句话说,东方网络势力的扩张有布局有逻辑,但没有质量。

如上所述,东方网电投资了31个案例,在2015年至2017年的三年间,只投资了14家不同领域的硬件公司。

这么密集又大的开销,钱从哪里来?

首先,东方网电深陷资金回笼缓慢的僵局。

在视频软件推广过程中,海康和大华采取了以下策略:卖硬件,送软件;东方网电选择直接卖软件。

实际上,硬件付款只需计算购买的设备就可以按时支付。而纯软件往往采用体验后付费的模式,客户的付费周期会相对延长,会有财务调整的可能。

东方网电招股说明书显示,2009年至2011年,在上市前,东方网电在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方面均呈现良好增长。但经营现金流明显低于净利润,暗示东方网电存在还钱能力弱、利润含金量低等诸多隐患。

此前有报道称,2018年东方网电可能有20多亿笔应收账款尚未收回。

2019年东方网电亏损超过26亿元,对应应收账款坏账准备16-17亿元。在2019年第三季度的财报中,东方网电的营收仅为25.66亿元人民币。

换句话说,其2019年盈利的应收账款中有62%是坏账。

主营业务不强,东方网电只能求助于外界。

除了IPO募集到2.865亿元人民币外,在2015年12月至2016年11月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公司通过私募私募募集了近20亿元人民币。

AI战线长,烧钱快。几顿快餐培养不出真正的猛兽。东方网电也没能做好子公司的合并。它很大,无法挣钱养家。

东方网电的AI帝国急需喂养,但确实没奶了,只能靠——投P2P平台。

在大规模并购中,稍有不慎就容易导致现金流断裂,被并购企业在消化不了之前就要背负沉重的债务,东方网电也未能幸免。

马花藤曾经说过:金融的核心问题是稳定和稳定,谁活得长,而不是谁短期跑得快。安全性和AI核心也是如此。

无独有偶,刘光在东方网电上市前告诫自己:

“没有质量的规模扩张是没有转折点的。切记。”

事实证明,刘对太不耐烦了,根本记不住。

没有决赛

四川投资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本想通过东方网电快速进入科技领域做大做强,但现在却陷入了国有资产流失、股东索赔、业绩连雷、高层动荡、声誉受损、疲于应付监管等一系列危机。

可以说,收购东方网电不仅没有给四川投资信托带来任何增量的提升,还花了6亿换来了一片狼藉。

国有资产能接手扭转局面吗?暂时没有答案。

从今天的角度来看,我们可以以一种气势“总结”、“下结论”。他们可能因为已经超越或者落后于时代而被甩在后面。但是,当他们身处时代的洪流中,又怎么能看清时代的方向、趋势和规律,甚至为这种不确定的未来买单呢?

至于企业的兴衰,我们不仅要对其持有历史的同情和尊重,更要反思和东山再起。

就像马斯克的星链计划一样,是当之无愧的时代宠儿,但也是踩着摩托罗拉铱星计划的脚步获得的。

铱星计划结束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建设成本、商业服务、市场成熟度都是激励因素,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它领先于市场:当时的技术不足以支撑如此庞大的商业理念。

它被称为“世界科技史上最伟大、最令人遗憾、或许也是最失败的项目之一”。三者中的佼佼者显示了它的价值,这也意味着它没有失败,而是深深地融入了科技史。

近20年后,铱星项目的接力者——SpaceX,通过不断创新和降低成本,建立了今天的帝国。

回想起来,你不能说东方网电是失败者,但他们只是不属于那个时代不成功的人。

我们为东方网电感到遗憾。同时也要明白,这种遗憾永远不会缺席。

但请不要让遗憾熄灭了你心中的火,无论你是接班人还是东方网电和刘光。

主编:陈SF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