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的世界最大敌人是电费?华为为此投入3000人研发核心团队

  • 时间:
  • 浏览:33

观察者网大菊财经新闻

业外普通人可能不会想到,5G、AI、云计算等高科技一旦广泛传播,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就是功耗。

“5G和数据中心的快速大规模建设给能源基础设施带来了巨大挑战,”华为董事总经理王涛在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期间的华为数字能源峰会论坛上表示。

5G和大数据中心是新基础设施的关键点。中国5G基站数量已经达到60万,预计到2023年5G基站将达到300万。这些都是高能耗的“电老虎”,一个数据中心的总成本高达60%。其他如建设周期长、运维难度大、运营效率低等也成为新基础设施的主要痛点。

围绕这一话题,华为数字能源产品线总裁周桃园、华为数字能源产品线首席营销官周亮、华为现场能源领域总裁彭建华在圆桌会议上与记者进行了更深入的交流和讨论。他们表示,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全行业更加重视和投入,将传统能源技术与数字技术相结合,利用“比特管理瓦特”提供极简、绿色、智能、安全的数字能源解决方案,解决传统能源支撑方式面临的问题和挑战。

以下是部分记录:

记者:我是新华社这边的,今年通信产业能看到关于5G站点能源的关注度还是很高的。我想问一下,在您看来5G站点能源面临的挑战是什么?因为现在运营商都在推进5G和固网协同发展,在推进这块,您觉得应该如何部署?咱们有没有具体的案例?

彭建华:

我负责现场能源。首先,我们看到5G,包括AI和云,已经成为社会新的生产力,推动着整个社会的进步。

我们谈论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但是,5G确实有非常大的挑战。第一个难建,包括工期长。5G功耗增加,带来锂电池问题,锂电池难;二是运维难度,包括电费相对较高,设备数量大幅增加导致运维难度增加,运维成本增加,租金高。今天早上,我们看到能源基础设施20年来基本保持不变,我们的其他技术发展如此之快。是用原来的传统技术支撑5G时代吗?这是5G面临的最大问题,现有解决方案无法支持。所以华为去年提出能源技术升级。去年,我们发布了整个5Gpower解决方案。

具体来说,我们基于能量目标网络的思想,提出了PowerX2025能量目标网络的体系结构。就场地能源而言,极简、绿色的目标建筑和思维将引领我们对5GPower的创新。去年,我们与铁塔、三大运营商和国际客户一起,共同创新推出了5Gpower的替代产品。我们把电源从功能机时代带到了智能时代。

在具体方案上,我们通过一站一柜一刀的架构(参考Blade Site敏捷建站解决方案,即通过任意组装组合电源、锂电池等不同模块,网络部署变得更加灵活,维护更加方便),最小的站点,最小的机房,实现了整体能耗最小化。

华为“刀片”解决方案展

在产品平台上,我们可以实现一个系统可以替代传统的多个系统,可以替代三四个。同时可以用AI等智能手段祝福整个系统,包括用新技术智能协作,用比特管理瓦特。传统的方案只是简单的供电或待机来实现整体的智能化管理。这样一来,一个是建设比较快,基本可以避免换市电,换线,避项目。同时,对于OPEX(运营成本),日常OPEX可以节省租金、电费、运营维护费用,三省三免,可以帮助我们的客户。去年,我们的5GPower和IEQ制定了整个国际标准,并与国内客户重新定义了5G智能系统。同时,我们的超级站点方案还获得了日本唯一的国际技术金奖。我们将继续与客户一起创新。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我们的目标是在没有OPEX的情况下增加5G,并节省资本支出。

记者:观察者网提问,接着刚才的问题问一下,上午谈到了数据中心能源的四个零,能否解释一下,举一些具体的案例?

方良周:

我简单说一下所谓的四个零,第一个零:零等待业务上线。我们希望通过组件模块化、产品模块化和项目预制化来加快我们数据中心的建设,这样我们就可以大大缩短数据中心的建设周期,从过去传统的1000个机柜的部署,需要18个多月到6个月。因为我们使用模块化,所以可以根据需要进行扩展。比如我的目标是造1000个柜子。一期建500柜时,供配电可以按500柜分配,以后再按模块化增加,业务上线会非常快。

第二个零是能耗要尽可能零浪费。目前,数据中心的能耗非常高。一个数据中心的生命周期为十年,总TCO(总拥有成本,包括从产品购买到后期使用和维护的成本)约60%与电费有关。如何减少电费的浪费?我们认为利用风生水退和自然冷源来冷却数据中心是非常必要的。另外,有了我们的AI加持,我们的能耗和PUE(数据中心消耗的全部能量与IT负载消耗的能量之比)可以大大降低。我们初步预测,如果在中国大多数地区的数据中心增加人工智能功能,我们的数据中心的能耗可以最小化。并不是说真正的零能耗,我们只是说要物尽其用,不浪费。

记者:华为过去叫网络能源,现在改为数字能源,从网络能源到数字能源,华为是怎么看这个变化的?结合新基建华为有什么趋势和看法?

周桃园:

2010年前后,我们建立了能源和基础设施产品线。

事实上,华为在能源方面有着悠久的历史。华为成立的时候,有个能源部。之前有段时间叫华为毛贝和华为电器。2001年左右,是华为的冬天。我们卖了这笔生意。当时公司号召我们把重点放在城墙上,突破世界最先进的技术。

随着3G和4G的建设和大量基站的增加,能源行业出现了一些问题和挑战。2010年,华为又开始做这项业务,主要是为了解决3G和4G大规模部署的问题。2011年和2012年,我们正式把这条产品线称为网络能源。当时,我们被定位为我们主要设备的配套设备。我们华为在做网络的同时要做网络的配套设备和配套能量。这是一层意思。

还有一层意思。2010年之前,很多能源设备都没有接入互联网,使用状态根本不知道。现在我们希望利用华为的连接技术和通信技术连接能源,让我们知道它的状态,知道它有什么问题。我们的能量是通过网络连接的,这是第二层意思。从哑设备到连接,是一种技术进步,也代表了当时的时代潮流。

今年,我公司正式将网络能源更名为“数字能源”。为什么叫数字能源?我们认为,5G、大数据等数字技术带来诸多挑战,数字基础设施实际上是由能源驱动的。数字基础设施由连接到计算的云组成,基础设施底层由能源驱动。

随着5G的建设,使用了大量的数据中心,由于能源和建设周期的问题,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按照传统的网络能源技术,这些问题无法解决,能源行业的数字化改造必须用数字化技术进行。我们都说各行各业都要用数字技术做数字转型,能源行业也要做数字转型。我们产品线的名字体现了我们的宗旨,把数字技术和能源技术结合起来,把能源行业数字化,解决能源行业面临的这些问题,这就是我们更名的背景。

华为在传统电力电子能源的研发上投入了3000多人,在数字技术(5G技术、云技术、AI技术等)上投入了更多的研究者。)。数字技术也是华为的强项。能源技术和数字技术的结合也是我们未来真正打造差异化竞争力的地方。这种差异化的竞争力也可以解决我们当前行业发展的问题,帮助我们发展数字经济。

所以,这就是我们改名的背景。

华为节能方案展

记者:我想问一下锂电的问题,现在全面锂电是大势所趋。像有些大运营商已经停止采购铅酸了,现在很多基站也用了很多锂电,上午演讲看到华为提出第五代锂电,我想问一下第五代锂电和之前的锂电有什么区别?

彭建华:

第五代锂电池于9月份正式向世界发布。如果看储能单元,今年之前,行业已经有四代的历史了。前三代是第一代铅酸,现在还广泛使用;锂电池有锂电池被直接原材料代替;锂电池,管理功能简单;第四代智能锂电池也是华为几年前提出的。这几年主要是和大家一起推动第四代锂电池的发展。

今年,由于我们整个数字能源产品线的转型和行业的发展应用需求,我们提出了第五代锂电池“云锂”。云锂和原装锂电池有什么区别?在第四代锂电池的基础上进一步升级。首先,从原来的单一管理到云管理;其次,从简单连接到完全连接的场景,任何场景都可以实现全网连接;第三,产品上云后,可以实现云智能;第四,从功能上来说,锂电池主要是作为备用电源,但现在正在向智能集成储能方向发展。

具体来说,我们现在有许多功能,如云混搭、云增强和云峰值剪辑。比如我们都知道晚上有便宜的电价,所以可以实现云的移峰填谷,可以把晚上便宜的时段的电用到白天的时段。还有就是全网实现云调峰,因为为了实现电网的平衡,全网都要做调峰。这样一个站就可以从单待机电源变成储能。锂电池的原始储备资产为无声资产。这样,整个资产得到振兴,资源得到最大限度的利用。

还有一点就是我们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实现云安全。基于大数据的预测,可以提前发现风险。结合我们的安全算法和我们的安全管理控制,我们可以实现极高的安全性。这种方法可以提前预测发现的概率,将风险消灭在萌芽状态,达到极端的安全性。事实上,现在我们比传统的铅酸更安全。

此外,还可以实现精确管理。过去各站、各机房的备用电源比较粗放,因为没有接入网络,无法实现对整个网络资源的准确配置、管理和调度。其实每个场地和地方的经营环境都不一样,电池的使用量之前也不知道。比如前三年改的。其实有些可能还能用两年。他们之前没去云,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状态。现在我们可以实现精确管理,这可以大大节省投资。基于这个架构和平台,我们未来会搭建一个平台和系统,这就是我们的第五代云锂电池。华为最新产品领先行业两代,未来会有更多的想象价值和空间。

记者:刚才提到了站点能源目标网,想接着聊华为认为站点能源今后的发展方向是怎样的?基于这种判断,目前华为有哪些创新?

彭建华:

我们谈到了场地能源和电力供应的发展,今天高等法院已经同意了。电源也经历了几代人的发展,近二十年也没有什么技术上的进化。

我们相信,随着业务的多样化和绿色网络管理的需求,整个能源系统将向极简主义发展。以前有2G柜,3G柜,4G柜,5G柜,一堆柜;不同的系统,包括DC系统、交流系统、储能系统、适配器以及一堆系统,在未来都将是一个简单的系统,所以很多传统的系统将被完全取代,以实现极简主义。这是第一点。

第二,必须用数字技术改造系统,用比特管理瓦特,实现智能化。实现智能化后,可以采用智能化手段,使系统更高效、更节能,更能按需配置和管理。

还有智能运维。我们提出“自动驾驶网络”,不需要人来维护,只需要通过自动驾驶运维,大大降低运维成本。

此外,周主席刚才提到,习主席提出了绿色能源和碳中和的目标,欧洲也明确提出了碳中和的目标,包括绿色能源的应用,这是世界的共同趋势。在能源发电方面,应使用清洁能源替代化石能源;在能源的使用上,我们也需要更高效,所以我们的系统从传统的标准效率系统变成了高效系统,从原来的粗放使用变成了按需精确使用和配置。

我们要强调的第四件事是安全问题。刚才周先生谈到了安全性和可靠性的问题。我们这个行业叫“值得信赖”。在这里,首先是我们自己的安全。首先,我们确保我们的系统是一个高度可靠和高度安全的系统。系统;第二是要有抵御外部第三方攻击的能力。比如前阵子网上提到微软被外界攻击,大量停电导致瘫痪。我们认为能源是基础设施的基础和基础设施,因此必须保证其安全性。

(原标题:5G最大的敌人是电费?华为为此投资了3000个R&D团队)

(主编:陈_NB12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