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来临的个人投资局

  • 时间:
  • 浏览:27

文王海宣

动力电池制造商宁德时报今年8月宣布,未来一年将向境内外产业链上下游优质上市企业投资191亿元人民币。作为总市值接近6000亿元的领先动力电池公司,宁德时代外资的一举一动都引起了外界的关注。

就在本周,宁德时报参与了一轮对自驾卡车技术运营公司的融资。11月9日,温奇科技宣布完成新一轮1.2亿美元股权融资。这轮融资由宁德时报牵头,Winch Technology的原股东包括ProLogis、G7、威来资本。

在此之前,宁德时报还投资了另外两家上市公司。9月14日,先锋智能宣布,拟通过定增方式募集不超过25亿元。宁德时报计划认购全部固定收益股。认购后,宁德时报将占总股本的7.29%,成为第二大领先智能。大股东;当地时间9月14日,在加拿大多伦多V-board上市的新木锡(NeoLithium)宣布,已与宁德时报子公司签署股权认购协议。宁德时报将认购加拿大新木姜子1000多万股,总投资约858万加元(约合人民币4400万元),占新木姜子总股份的8%,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据了解,上述两家上市公司都是动力电池产业链的上游企业,先锋智能是宁德时代最大的锂电池生产设备供应商之一。新木锡公司全资拥有阿根廷卡塔马卡省的特雷斯克布拉达斯(TresQuebradas)锂盐湖项目,其年生产能力预计未来将达到4万吨电池级碳酸锂。

相比之下,宁德时代对绞盘技术的投入就不一样了。11月12日,宁德时代的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对温奇科技等非上市公司的投资,不在191亿元的投资计划之内。”《宁德时报》之前的投资计划中明确表示,191亿元人民币的投资将以证券投资的形式进行。

截至目前,宁德时代对先锋智能和新石器的投资还没有超过25.5亿元,还不到191亿元的15%,这意味着宁德时代的大部分投资还没有公布。据记者2018年以来宁德时代外商投资企业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宁德时代外商投资企业已超过30家,分布在储能系统、锂电池材料、锂电池智能设备制造、自动驾驶等领域。

宁德时代近三年投资布局汇总

从储能到自动驾驶和车电分离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宁德在国外投资的企业有34家,其中至少有6家涉及储能系统,占近五分之一。其中包括2018年成立的晋江民投电能储存技术有限公司;福建时代兴云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宁德时代科士达科技有限公司;新疆国家电网时代储能发展有限公司、国家电网时代(福建)储能发展有限公司、新能一石(扬州)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按年计算,宁德时代储能系统领域的企业数量在逐年增加。

储能系统是宁德时代的主要产品之一。根据宁德时代2019年财报,其主要产品包括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储能系统、锂电池材料。宁德时代的储能系统产品包括电池、模块/箱、电池柜,可用于发电、输配电、用电等领域。根据财报数据,宁德时代2018年和2019年的储能系统营收分别占宁德时代同年总营收的0.6%和1.3%左右。

虽然储能系统收益占比仍然较低,但宁德时代看好储能系统的发展前景。“储能电池系统具有调峰填谷和负荷调节功能,可有效提高发电效率,降低电力成本。”宁德时报在其2019 f

目前,宁德时代储能系统的收益在不断增加。2019年宁德时代储能系统销售收入6.1亿元,比上年增长221.95%。“100兆瓦时级项目已在福建晋江实施,早期储能市场的布局和推广已初见成效。”宁德时报在其2019年财报中表示。

除了一直布局的储能系统,从2020年开始,自动驾驶和车电分离成为宁德时代新的投资方向。宁德时代,自主驾驶的投资偏向商用车。比如2020年上半年成立的合资企业河南心悦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从事电气化无人矿卡和无人矿技术的研发;宁德时报最近投资的绞盘科技,专注于自驾卡车的网络化运营。

在车电分离方面,宁德时报今年8月与威来汽车等股东成立武汉威能电池资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能),探索新能源汽车行业“车电分离”的商业模式发展。据相关媒体报道,蚂蚁集团、宁德时报等多家企业联合成立了重庆蚂蚁消费金融公司,未来将在宁德时报开展消费金融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与威来汽车合作开始之前,宁德时代就已经在“车电分离”领域试水,但这款“车”并不是新能源汽车。去年6月,移动旅行平台Hello Travel与蚂蚁金服、宁德时报在上海召开战略合作会议,宣布一期联合投资10亿元成立合资公司,推出“Hello Power Exchange Service”,定位两轮电动车基础能源网。由此看来,宁德时代在改电上走的是“多线布局”的路线。

上下游投资稳固“老大”位置

如果把重点放在宁德时代与相关上市公司的合作上,那就另当别论了。宁德时代与上市公司联合成立的公司,这三年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种是与整车上市公司共同成立的动力电池公司,如与吉利共同成立的时代吉利动力电池有限公司;第一类是动力电池产业链的上游企业,如与天华朝晶联合成立的宜宾天一锂产业科技创新有限公司;还有储能系统,比如宁德时代科斯塔科技有限公司,和科斯塔是合资企业。

可见宁德时代这三年的投资方向主要是动力电池本身或者产业链上下游企业。事实上,今年8月《宁德时报》宣布对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投资191亿元时,业内就有一种观点认为,对《宁德时报》的投资会更倾向于动力电池行业的上游公司,如设备制造商、材料制造商等。最近宁德时代对先锋情报和新石器的投资也初步证实了这一观点。“我觉得这个说法没有问题。”财新证券研发中心分析师李告诉记者:“因为新能源电池产业链比较长,有很多相关的上游供应商。为了更好的控制动力电池的生产节奏、成本和技术路线,宁德时代需要扶植一套。它自己的供应体系,通过持股或控股,是加强联系的更好手段。”

李补充说,这主要涉及三个方面,一是资源方面,主要是锂钴矿;一个是电池材料端,主要是阳极、阴极、隔膜和电解液;最后是制造端,主要是包装和生产设备。

同时,宁德时代是否会继续加大储能系统的布局也值得关注。在这个领域,与宁德时报合作的上市公司有Costar和EasyTech。宁德时代和这两家公司于去年7月成立了合资企业宁德时代科士达科技有限公司和新能易科(扬州)科技有限公司

业内普遍认为,宁德之所以加大对产业链上下游的投入,是为了稳定其在动力电池行业的领先地位。从目前动力电池行业的竞争来看,虽然宁德时代近年来发展迅速,但也面临着日韩动力电池厂商的巨大压力。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被LG化学超越。此前,宁德时代在2017年至2019年一直是装机动力电池的全球冠军。

在国内市场,2019年动力电池“白名单”正式取消后,解禁的日韩动力电池厂商“卷土重来”,与宁德时代争夺市场份额。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动力电池企业装机容量排名前十位的分别是:宁德时报、比亚迪、LG化学、松下、AVIC锂电池、郭萱高新、益威锂能、李绅、富能科技、塔菲尔新能源。其中,LG、松下等动力电池厂商在多年后重回此榜单。

业绩方面,宁德时代也需要通过一系列的外资寻找新的增长点。宁德时报10月27日发布的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宁德时报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27亿元,同比增长0.8%,实现净利润14.2亿元,同比增长4.24%,实现收入和净利润双增长;前三季度,宁德时报实现营业收入315.22亿元,同比下降4.06%,实现净利润33.57亿元,同比下降3.10%。